热门搜索:  栅栏间隙偷窥你

临产前胎动

排队3个小时,看医生3分钟,看孩子困难背后的真相

    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正解局(ID:zhengjieclub),头图来自视觉中国。一轮轮的冷空气袭来,挂号的人挤满了医院大厅。在市一级医院的儿科诊区,凌晨三点和中午十二点,几乎没有区别,一样的人满为患,一样的憔悴家长,一样的超负荷工作的医师。每到流感高发季节,“儿科医生荒”的难题总会引起热议。三天前,我陪朋友带孩子急诊,在一家市儿童医院,九点挂上号,下午一点才进诊室。据说,这还是幸运的,因为毕竟挂到了号。在对儿科医生之“荒”有了一次零距离的体验之后,心生好奇:在中国,儿科医荒到了什么地步呢?破解之道,又在何方?一、中国儿科医生有多少?15.4万!中国儿科医生有多“荒”?要了解这个问题之前,首先要知道中国儿科医生有多少。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这是一笔糊涂账。有人说是十万,有人说是九万,统计口径不同,说法也不同。一个广为流传的数据是:中国儿科医生的总量为13.5万。这个数据来自于2016年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、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发布的《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》。但实际上,这已是快三年前的调查统计了,用来分析今天的情况,已经太过落后。中国儿科医生到底有多少?在国家卫生委的官方网站上,可以查到一份名为《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第2375号(医疗体育类234号)提案答复的函》,发布日期是12月5日。这份公函中透露:截至2017年底,儿科执业(助理)医师数达到15.4万名!节选自《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第2375号(医疗体育类234号)提案答复的函》这无疑是目前最新,也是最权威的数据。二、缺口多少?或高达20万!15.4万人,乍一看不少,思量则知不足。两年前,卫生主管部门曾提出过一个目标:到2020年,每千名儿童配比的医师要达到0.69名。这相当于是1400名儿童配比1名儿科医生。但根据最新的数据测算,现在的配比在0.63名,相当于1580名儿童配比1名儿科医生。从1400到1580,看起来差距不大,但其实挑战不小。一年多以后,中国儿童数量也将超过2.9亿。如果要实现“0.69名儿科医生/千名儿童”的目标,那么,中国儿科医生至少缺口5万人。即使顺利实现这一目标,仍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有较大的差距。业界的调查数据显示,发达国家“每千名儿童的医师配比”一般在0.85至1.3人,美国更是达到了1.6人。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配比则是1.5人。而且,需要特别注意的是,不同渠道对中国儿科医师总数的推算是不同。具体到对儿科医师的缺口估算,有专家估算,算上离职、转业者,缺口很可能超过8万人,最高估算超过20万。5万、8万、20万,无论是哪一种数字,中国儿科医生缺口大,“荒”情重,却是不争的事实。追赶之路,远未结束。三、候诊3小时,看病3分钟不平衡,是中国儿科医疗资源的一个突出特征。查阅一些近年来的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、报告可以发现,在儿童医院的区域分布上,城市和农村的比例大约为4:1,且有七成以上都集中在大中城市,北上广更是儿科医生集中的“高地”。而在中西部一些地区,情况则不太乐观。比如,2016年,陕西当地的一家媒体报道称,在陕西省渭南市,平均每千名儿童只有医生0.17人,医患配比严重不足。今年1月,《贵州日报》亦报道称,当地每千名儿童也只有0.34名儿科医师。儿科医生荒,产生的最直接后果就是:医生超负荷工作,病患就医体验差。许多人还想不到,因为儿科医荒,卫计委还曾出台过看似“奇葩”实则无奈的规定,要求在季节性疾病高发期,儿科不得出现停诊和拒诊。至于就医体验差,则从“候诊3小时,看病3分钟”的俗语中即可明晓。这一点,在三天前,我即体会到了。当时我们九点挂上号,排在之前的已有191个人。在当天7个儿科医生同时出诊的情况下,下午一点半才看上。而事实上,很多医院没有这么多的儿科医生同时出诊。在市一级医院的儿科诊区,凌晨三点和中午十二点,几乎没有区别,一样的人满为患,一样的憔悴家长,一样的超负荷工作的医师。四、苦、穷、险,留不住的人为什么没有医生愿意从事儿科?苦、穷、险,是其中的三个原因。首先是“苦”。近年来,对大众来说,医生挺着大肚子值夜班,做完手术就地瘫倒睡着的新闻已经不算是“新闻”。医生累,儿科医生更累,压力更大。有权威的数据显示,儿科医生的工作量平均是非儿科医生的1.68倍。比如,在广东佛山,2015年,佛山市每名儿科医生每年平均要接诊10101人,最多的需要接诊13511人。以此而论,即使全年无休,平均每天也要接诊30多人。如果考虑到手术、夜班、住院医师等等,那么门诊医师工作量负荷之大,不言而喻。今年1月,天津海河医院曾发布公告,因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,目前均已病倒,不得不停诊。新闻爆出以后,让许多人大感意外的是,在这所三甲医院里,其实只有三名儿科医生。有些儿科医生晚上急诊,一晚上看上百个病患,几乎成为常态。有不少儿科医生戏言“好好睡一个懒觉”是最大的梦想。又苦又累,压力又大,在医生群体中,流传着“金眼科,银外科,打死不去小儿科”的戏言。其次是“穷”。儿科医师比其他医师收入不高。这一点,许多人并不认同。在普遍的认识里,医生职业离不开“高薪”“灰色收入”“红包”这些词语。这些现象确实存在,但并非人人如此,尤其是对于儿科来说。调查显示,大多数医生,尤其是资历不深的医生,普遍处于低薪过劳的状况中。据调研,2016年中国儿科医生税前月收入普遍低于5000元。据我的了解,在一些中等城市,年收入也大多不过十多万。这与儿科医生的工作量相比,性价比并不突出。儿科医生收入为何低?在目前的医疗体制下,医院运营压力大,有强烈的盈利冲动。然而儿科虽然就诊人数多,但儿科用药少,耗材少,大型检查少的特点分不开。经济效益也就低,医生的收入自然也就高不起来。2016年,北大深圳医院儿科副主任周于新在接受采访时曾介绍:一个年轻的儿科医生基本工资四五千元,加上奖金三四千元,一个月收入在一万元左右。对于资历30年的老儿科医生,一个月的收入大概是一万五千元。而检验科、超声科、口腔科等科室每个月的奖金就有一万多元。不过,客观地说,跳出中国看,事实上,儿科医生收入低,在全球也很可能是一个普遍性的现象。今年7月,美国网站Medscape发布“2018美国医生收入报告”。该报告显示,在美国各科室所有医生的平均年收入,前三位为整形外科、骨科、心内科,高达40~50万美元,排在最后三位的则是内分泌科、儿科、公卫预防,只有20万美元左右。第三,险。儿科有“哑科”之称。因为儿童大多难以表达病情,病情发展快,对医生的诊断水平要求极高。中国家长又似乎特别爱子心切,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上怕摔了。医护稍有不慎,就极易引来家长斥责,甚至打骂。在儿科,一个孩子看病,身后跟着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爸爸妈妈一大家子,并不罕见。一针没扎好,招来一个大嘴巴,时有所闻。棘手的是,本来儿科医生就不多,却还常常留不住人。《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》显示,在2011~2014年里,报告发布的前3年里,中国儿科医师流失了1.4万余人。其中,35岁以下医师流失超过两千人。这个年龄段是儿科医生的主力军,也是流失率最高的年龄段。深圳卫视曾经做过一次报道。报道中说,2011年~2015年,深圳市儿童医院共有36名医师及139名护士辞职。从深圳儿童医院辞职的就有网红儿科医生裴洪岗。他在辞职信中承认:“儿科医生工作量大,辛苦,医患纠纷高发,风险大,收入低,所以如果有别的选择,大多数医生不愿做儿科医生,这也是儿童看病难的主要原因之一。”五、恢复儿科招生,亡羊补牢中国儿科医生紧缺,还有一个较为特别的原因。在1998年的教育改革中,本科阶段的儿科专业曾被撤销。理由是“专业划分过细,专业范围过窄”。第二年起,大多数院校就都停止了招收儿科学生,代之为统一的临床医学专业。儿科专业被取消后,新的儿科医生培养机制又没有跟上。相当于直接切断了儿科医师的稳定来源,有专家直指这“从根源上造成了今天儿科医生短缺的局面”。幸运的是,从2016年开始,各所大学又开始陆续恢复儿科招生了。虽然要想补上缺口,尚待时日,但亡羊补牢,总算不晚。当然,面对儿科医生少,各主管部门并非毫无作为,涨待遇,建医院,恢复招生等等措施都陆续落实。据媒体报道, 从2017年开始,临床医学生在广州接收儿科规范化培训期间,可以享受政府补贴。2017年入学的广医儿科医学生,已经全部得到资助,并实现了广医儿科医学院本科阶段完全免费。来源:南方都市报另外,根据国家卫计委的数据,截至2017年底,全国共有儿童医院228家、开设儿科医疗服务的医院20024家,分别较2016年同期增加了19家和1117家。全国医院儿科总床位数33万张,较2016年同期增加近2万张。当然,这些措施,距离从根本缓解“儿科医生荒”,改善就医体验,仍有相当长的路,需要我们拭目以待。相信有很多朋友都有带孩子看儿科的经历,欢迎你留言,分享你的经历,以及对中国儿科医生紧缺的看法。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正解局(ID:zhengjieclub)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

     本文由 正解局© 授权

     网 发表,并经网编辑。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,保持文章完整性(包括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),并请附上出处(网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: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,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未来面前,你我还都是孩子,还不去下载 App 猛嗅创新!

当前文章:http://www.batavia.com.cn/z0z5/333131-402632-50445.html

发布时间:03:03:58

广州设计公司  万彩吧  广州设计公司  万彩吧  万彩吧  广州设计公司  广州设计  易用设计  广州产品设计  广州工业设计  万彩吧  

{相关文章}

这个年轻人没有疯狂抛弃你,只是让你疯狂地排队

    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 “保持成长,干翻一切”,这就是聂云宸的奋斗。  曾经一篇《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:你的同龄人,正在抛弃你》刷屏全网,新一代的年轻创业者在资本巨浪的裹挟下疯狂生长,打造出令人眩晕的互联网创业神话。如今,潮水退去,神话速朽,摩拜也不再是曾经那个摩拜。  众人茫然四顾,竟发现,在看似最传统、最不起眼的行业里,一位出身普通的90后创业者,悄然书写着他的传奇。  这是一个不太一样的故事,也是一个或许更接近大多数普通人的无道人之短_广州南沙新闻网故事。  2017年,胡润研究院发布首张“30X30”创业领袖榜单,30位30岁以下的创业领袖入围。在这份榜单上,有“国民老公”王思聪这样万众瞩目的富二代,也有ofo创始人戴威那样的名校精英,“领袖”们多从事IT、人工智能、虚拟现实等高科技行业。  群星之中,卖奶茶的聂云宸显得普通极了。  聂云宸出生于江西一个普通家庭,初中随父母来到广东江门,读了一所普通大学。父母都是工程师,为人严谨。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,聂云宸的人生貌似应该按部就班、规规矩矩。  然而,聂云宸偏偏是个“闲不住”的人。高中时,他就想创业,并在19岁那年开了一家手机店,从此偏离“正常”人生路。  “我觉得创业对于我是天生的一种性格。”对于“商机”的判断,聂云宸也许更多是直觉的冲动,但不得不说,他也确实有一种常人难得的敏锐。  聂云宸开手机店的那年,正是国内智能手机发展的关键一年。2010年,具有跨时代意义的iPhone 4上市,谷歌安卓系统开始崛起,诺基亚勉强焕发着最后的荣光。  聂云宸起初想得很简单,除了卖手机,还可以靠越狱刷机挣钱,一次收两百,这样的无本生意听起来简直钱途光明。  然而,因为选址偏僻,无人问津。  聂云宸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——所有刷机服务全部免费!  “顾客不来,这不是他的错,是我们的错,我们没有让他知道我们。现在他来这里受到免费服务了,说不定以后就有机会成为我们的客户。”  这是活脱脱的互联网思维啊!因为免费服务,顾客果然多了起来。有些人不好意思,会买点手机壳等配件以作“补偿”。  聂云宸发现,这样的套路,竟然成就了一门更好的生意:配件无需售后,消费频次高,而且成本低、毛利率高,库存压力小。  就这样,他挣到了人生第一桶金,也挣到了喜茶最原始的启动资金。  当人们发现喝杯奶茶要排队两小时以上时,喜茶火了。  2017年2月,喜茶在上海人民广场开了第一家店,开业后的一个月里,创下了“买一杯排队七小时”的记录。上百人排队,3个排队区,现场黄牛或兜售排队、或加价转卖现货,一杯30元的奶茶能卖到100元。  此后,喜茶每在一个新的城市开店,都会引发如潮的排队盛况。  喜茶登陆北京当天,正值八月暴雨,糟糕的天气也没能阻挡消费者对这杯“网红”奶茶的热情,雨中等待4个小时,甚至到了晚上还排了一个多小时队伍。  时针拨回到2012年,回到喜茶的起点。  21岁的聂云宸带着开手机店攒的20万元,在广东江门一条名为江边里的小巷开了一家奶茶店。店面只有30多平米。开业初期,生意冷清,最惨的一天只有20元营业额。  这一幕和手机店一开始的窘境何其相似。不过,手机店的创业经历教会了聂云宸随机应变——很多事情无法预料,但可以改变。那么,奶茶店该怎么变?  聂云宸问了自己一个问题:“假如世界上没有人开过奶茶店,我第一个开,我会怎么做产品、选料、做流程?”  上世纪90年代,随着台湾珍珠奶茶进入大陆,内地茶饮连锁行业开始兴起。最初的奶茶用各式粉末冲调而成,得其味而无其物,被称为“粉末时代”;日后不断演变升级,coco都可、快乐柠檬等传统奶茶品牌开始出现,有了真正的茶叶,有了各种水果,有了更复杂的配方,但使用的奶还是以粉末为主。  “虽然这个粉末是合法的,但我不想用。为什么大家要把粉末吃进肚子里?”聂云宸直言,不用粉末是研发喜茶的出发点。  为此,聂云宸花了半年多时间去调试,“从零开始,没有任何基础,光是了解奶茶的结构就花了很长时间”。  终于,市面上第一款不加粉末的奶茶诞生了——喜茶首创芝士奶霜茶,使用新鲜芝士块和鲜奶打制,原茶茶叶现泡好茶,喝之前先抿一口醇浓的奶霜,全新的形态和口感使这款产品一经推出,便大受欢迎。  聂云宸结束了茶饮行业近30年结构几乎不变的奶茶时代,通过奶盖茶系的创新让这个传统行业焕发新机,重燃大众对茶的消费热情。  新茶饮时代到来了:  口碑起来了,喜茶从江边里走出,开哪火哪,2016年更是一口气开了50家店,年营业额过亿。2017年,喜茶一路向北,在上海迎来高光时刻,成为了全国年轻人都想喝一杯的“网红”奶茶。  单店日销量超2000杯,外卖月销量最高达5000单;月营业额最高超过300万,一天能做到10万元流水,坪效超过星巴克;全国总门店数超100家;融资超5亿,估值超过60亿。  这是喜茶在这两年时间内交出的成绩单。  “很多品牌不是死在扩张的速度上,而是死在最后势能不够。”在聂云宸看来,喜茶的势能很足。  “喜茶最核心的是产品。”聂云宸认为,做产品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,而是应该从本质上去提升产品。在他眼中,最重要的事只有两件——上市前的筛选和上市后的迭代。  为了保持头部品牌的地位,喜茶的创新压力极大。据悉,喜茶有30人左右的研发部门,下设茶饮研发实验室、烘焙实验室、茶叶品评室和品控化验室。聂云宸曾公开表示,喜茶一年大概会研发100多款产品,但最终面世的不到10款。  喜茶的菜单基本上每年都会有一次比较大的迭代,从早期十多个类别管理信息系统论文_环保新闻网、50多款产品,一路精简,茶饮只有明星产品芝士茗茶、鲜茶水果、波波茶、纯茶这四大系列,数量约为普通奶茶店的一半。  从喜茶的产品结构可以看出,除了首创的芝士奶霜系列外,其他都是经受过市场考验、当下最流行的爆款——口感丰富的各类水果茶、新晋网红“波波茶”。  尽管因此被奈雪冠上了“抄袭”之名,但对于“一向以市场结果说话”的喜茶来说,这只不过是一个理智而正确的市场选择。  毕竟,消费者买单的原因不只是“好喝”,更因为:这是“喜茶”。  90后聂云宸深谙同龄人的心理。  年轻消费者追求新奇和潮流,“一杯难求”成功地激发了他们北京市妇联_福清新闻网网的好奇心和从众心理,使品牌在互联网上被消费者自发地传播、分享。  喜茶也借势而上,不仅大手笔地在社交媒体上投放广告,而且与耐克、杜蕾斯、美宝莲、佳能、深航等多个品牌跨界营销。充足的曝光量带来巨大的流量,线上线下互哺,真金白银滚滚而来。  更深入地来看,这群年轻消费者不仅仅满足于产品本身,更追求消费对自我的品味和身份的认可,注重自己内心的感受,并乐意与消费场景产生互动。喜茶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这种需求,获得了消费者的认同和好感。  “从产品到门店都是消费者整体体验中的环节,而每家门店的设计,都是一个灵感诠释的过程。对于茶饮店来说,门店是品牌唯一的体现窗口。”聂云宸说,“每开一家新店,我都极为重视。”  每进驻一座城市,聂云宸都会亲自带队,认真研究该城市的地理人文,选择先在城市最知名的核心商圈开店,树立喜茶的品牌形象,成功赢得当地年轻人的认可,再下沉扩散。  为了迎合年轻消费者的多元化个性,不同于以往奶茶店几十平米的档口小店模式,喜茶的主打特色门店都在100平米以上,并且被设计成不同风格的主题,如LAB店、黑金店、粉色店、DP(Daydream Project)店等。主题店将消费者带入沉浸式的空间场景,这个空间不再是一个消费空间,更是一个独特的、有共鸣的社交空间。  ▲今年8月北京首家DP店落户中关村(000931,股吧),名为“茶寮听雨”,数百根镜面如水墨泼画倾泻而下,风势雨意铺面而来。  聂云宸是个处女座。  他会为了调试产品,每天喝下不少于20杯奶茶;会因为“喜茶没有恋爱的味道”这样无厘头的评论而一直辗转难眠;会因为自家外卖送错了货而气得砸电视;会不放心别人而一人身兼数职、亲力亲为,从Logo设计到门店装修风格,他都亲自在电脑上画出……  “我热爱我的品牌,所以我会保护它,就会有攻击性。”  前段时间,奈雪の茶(以下简称“奈雪”)创始人彭心公开点名喜茶抄袭其多款产品,聂云宸也是毫不客气地留言回怼,声称对方在“无病呻吟”。  或许正是这种性格,聂云宸对产品和品牌要求极其严苛,更倾托尼斯科特_赛车资讯网向于集中管理,这使得喜茶只有直营店,坚决不接受加盟。  在喜茶出现之前,传统奶茶行业的一大特点是大规模加盟开店。  加盟意味着产品标准化、便捷快速,但往往导致供应商的话语权极大。有无新品研发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供应链企业而非品牌自身。  喜茶则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,通过市场第一手的消费反馈,向供应商提要求,甚至打造自己的供应链系统。  聂云宸曾明确表态,喜茶很少用供应商提供的样品,而是在供应链上坚守“从消费者出发,反向定制”的原则。  2016年获得超一亿元的A轮融资后,聂云宸宣布喜茶将建立自己的茶园、供应链和培训学校。喜茶团队不仅深入到供应链上游进行茶园直采,还根据市场需求出资定制和培育专属茶叶,改良土壤、改进种植和制茶工艺,从而确保产品品质和独特口感。  如今,喜茶的茶叶供应商遍布印度、中国台湾、河南、广西等地,还在不断增加,茶叶货量也从最初的少量买卖到月均几十吨,一家店一天的茶叶消耗量是一家普通茶馆的20倍。平时卖到几千块钱一斤的茶叶,喜茶通过对供应链的把控,最终以一杯二十元左右价格的饮品呈现给顾客。  2017年,喜茶启动数字化管理京津冀交通一卡通_辛亥革命历史意义网,上线ERP系统,进一步规范物流中心采购、库存、配送管理标准作业流程,打通信息流,合理采购补货、减少库存压力,实现供应链效率最大化。  2018年,喜茶完成4亿元的B轮融资,资方为美团点评旗下产业基金龙珠资本。  这次融资用来做两件实事。一是上线外卖服务,还推出了自主研发的点单小程序“Heytea go”,可实现提前预点单,缩短消费者等候时间,改善消费者的购物体验;二是进军海外市场,11月首站登陆新加坡,其他海外市场门店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。  11月10日,喜茶顺利“出海”,其新加坡首店正式开业。仅仅一周内,就以日均销售2000-3000杯的亮眼成绩,在狮城掀起了一轮hellokitty动画片_山东莱钢网疯狂排队的热潮。  当喜茶还只是江门一家小店时,聂云宸就曾激励店员,“这是一个品牌诞生的地方”。  当时,大家都笑了。  谁也没有想到,五年后,在无资本无未来的创业风向下,喜茶在没有依靠任何外来资金和借贷的情况下,靠自身的盈利能力发展壮大。两轮锦上添花的融资后,聂云宸不仅创造了一杯估值超60亿的奶茶,搅动了一个千亿级别的大市场,而且扬帆出海,拉开了中国茶饮大航海时代的序幕。  《经济学人》杂志将喜茶喻为“中国的星巴克”。  对此,聂云宸谦虚地表示,喜茶从来没有要成为星巴克;接着,他又不谦虚地反问:为什么一定要做成星巴克?说不定可以比星巴克更好!  相较遍布全球、在中国就有数千家门店的星巴克而言,喜茶似乎太年轻了些。但是聂云宸的愿景并不遥远。  Euromonitor数据表明,根据目前新中式茶饮店的运营情况判断,未来行业龙头门店总量可达1000家左右(约为星巴克的1/2),而平均单店年销售额有望达到1200万元(约为星巴克的2倍),年销售收入有望达到120亿元以上,与星巴克销售体量相当。  中国是茶文化的发源地,是世界上唯一的乌龙茶、普洱茶的生产和出口国,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绿茶生产和出口国。尽管传统茶饮行业曾长期面临“七万茶企不敌一家立顿”的尴尬局面,但如今,以喜茶为首的新茶饮蓄势待发,潜在市场规模高达千亿元,并有望成为与星巴克一较高下的国际品牌,这让聂云宸备受鼓舞。  “以传统文化和茶的底蕴为基础,不止是中国,希望把茶带向世界。”低调的聂云宸终于没有掩饰自己的野心。  相比云巅之上的创业神话,聂云宸脚踏实地,坚持“一切以产品和顾客为核心”,将传统生意做出了新意,对习以为常再创新,在传统的中国茶饮行业,一步步带领喜茶走向年轻化和国际化。  “保持成长,干翻一切”,这就是聂云宸的奋斗。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华商韬略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    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何一华 HN110)

https://www.c8.cn/ylsj/lnkl12.htmlhttps://www.c8.cn/ylsj/xyft.htmlhttps://www.c8.cn/ylsj/tjssc.htmlhttps://www.c8.cn/ylsj/cqssc.htmlhttps://www.c8.cn/ylsj/pk10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dlt/tm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dlt/xslh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dlt/lh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dlt/ch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dlt/qh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lh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chtz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l5/hz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l5/dxjo1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l3/sq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6cai/tmh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6cai/lm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xc/elyfx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ssq/lqc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3d/hz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3d/lx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bjkl8/dx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bjkl8/hz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61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k10/lmtj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k10/dsmdw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k10/jjdw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k10/yjdw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10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cqssc/hskd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cqssc/zskd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cqssc/zsxt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cqssc/zonghe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cqssc/dx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32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19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gd11x5/dsanw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42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40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jsk3/dew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jsk3/jb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jihua/zjkl12.htmlhttps://www.c8.cn/jihua/jsk3.htmlhttps://www.c8.cn/jihua/gxk3.htmlhttps://www.c8.cn/jihua/js11x5.htmlhttps://www.c8.cn/jihua/gd11x5.htmlhttps://www.c8.cn/jihua/cqkl10.htmlhttps://www.c8.cn/jihua/tjssc.htmlhttps://www.c8.cn/gaoshou/tjssc.htmlhttps://www.c8.cn/ylsj.html